首页学员分享正文

站桩调理颈椎病分享



我被颈椎病折磨也快有三年多了。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是怎么通过站桩我的颈椎病的。希望也有颈椎病的桩友可以参考一下。


我是做电商的,平时的工作非常忙。经常加班,可能一天24个小时,我有16个小时都在电脑面前。


当时公司的销售额正在节节的攀升,因此我不得不每天都要加班,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毕竟想趁着年轻多赚一点钱好买房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发现脖子后面特别的痛。当时以为是落枕了,所以也没有特别的在意,以为过几天它就能自己好。


后来脖子后面越来越痛。才发现不行,去了医院。医生说我这个,就是颈椎病,让我拍个片看一下。结果x光片出来,发现我的颈椎稍有反弓。


医生跟我人的颈椎,正常的话是有一个生理弧度的。但是我的颈椎不仅这个弧度没有了,反而还有一点,向外面弯。那我一定要重视了,不然,以后再发展下去只能做手术,都不一定能好。而且手术的风险特别大,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半身不遂。


我当时听了觉得特别可怕,心想以后一定要少玩手机,少看电脑做的时候一定要坐端正,不然以后瘫痪了怎么办?


回到家边开始用医生给我开的双录芬酸膏药,这个药还是刚开始还是挺有效果的。


我连着贴了大概一个星期,慢慢的,脖子后面就不觉得痛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就特别的注意自己的坐姿,也会控制自己,看电脑的时间。但是后来没有发作之后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完全的把这个事抛在脑后了。


大概过了两年的时间,这期间颈椎病偶尔也会发作,但是稍微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直到2018年国庆节的时候。当时我正在家里休假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起身的时候就感觉不是后面特别特别的疼,然后跟着,脑袋也特别的晕。当时真的是吓惨了,马上叫我妈,陪着我去的医院。


拍完片发现,这些都是颈椎病导致的。


当时的医生说我这种颈椎病治疗的话,如果再严重一些,就只能做手术,现在这个情况,只能依靠自己去改正生活习惯,少看电视,少玩电脑,少玩手机。


这时候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而且,脖子后的疼痛一直提醒着我一定要保证良好的生活习惯。


当时,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我还专门设了没30分钟的一个闹钟,就是为了提醒自己,每30分钟起来活动一下。

虽然我已经很认真的去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但是当时颈椎病的疼痛,却一直都在折磨我。


搞得我每天工作都很困难。最严重的情况,感觉走路就像是踩在云朵上一样,走路发飘,头重脚轻。医院的药吃了也没有什么效果。


后来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在家里好好休养,因为实在是受不了,脖子后面的疼痛了。

我在家里老老实实的躺了一周,真的是,在床上躺了一周,基本上没有下过床。为什么不下床呢?因为当时脖子真的是不能动一动,就更加的痛。而且头也是晕晕的。


当时的我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听着有声书来度过,无聊的,痛苦的时间。


当时的我,一度非常的绝望和害怕,害怕自己一辈子就只能这样躺在床上了。


幸好在好好休养一周之后,能够勉强起床活动了,虽然头依旧是晕的脖子依旧是麻木的。


之后我便开始尝试各种方法来治疗我的颈椎病,我有试过艾灸,针灸,八段锦,睡啤酒瓶,矫正器。基本上市面上听说过的,各种方法我都尝试过一遍。但效果依旧不是很理想。


后来在网上找治疗颈椎病方法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若坤老师的文章有写到站桩能够治疗颈椎病。


便好奇加了,若坤老师的微信。


若坤老师,刚开始我以为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因为若坤老师从来不会主动的去推销自己,吹嘘自己多么多么厉害。而且若坤老师的话比较少。


这就给了我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


后来随着跟陆老师学习站桩的深入。发现若坤老师真的是一个宝藏,不仅对站桩,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而且对中医养生方面的见解也十分的深刻。纠正了我很多,对于健康方面的错误认知。


就这样我报名参加了若坤老师一对一站桩指导课程,刚开始站桩时,我的脖子后面特别的疼,因为站桩是必须要脖子往后靠,用若坤老师的话来说,就是要脖子靠衣领。


而每当我去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脖子的疼痛就非常的明显。但是若坤老师跟我讲,一定要坚持去站,不要害怕疼痛,有疼痛就说明我以前的体态有很大的问题。只有坚持的站桩才能改善颈椎病的症状。


所以后来问我的脖子怎么样的痛,我都咬牙坚持着去站桩。


大概坚持了一个月左右,我突然的发现,我的脖子已经不怎么痛了。这对我信心大增别人继续站下去。


到现在我已经在装有6个月了,我的颈椎病已经很久都没有再发作过,我的生活也回归了正常,不用在受颈椎病的折磨了。


同时我的失眠也好了很多,以前睡眠质量非常的差,要睡很久才能真正的睡着,而现在睡觉,粘着枕头,没几分钟就能睡着了,可以一觉睡到天亮。


在这里由衷感谢若坤老师,感谢站桩。让我真正的摆脱了颈椎病的折磨。


对站桩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微信搜索 杨若坤站桩 关注若坤老师的公众号,获取更多有关站桩的信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